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杂谈·随笔

阴霾散去再相约

时间 2020-02-14 来源 四川日报
[ 字号大小:]

  谁在深夜里还没睡啊?打开手机,已是凌晨三点,微信里迸出这样一句话。

  不需回复,知道有不少人跟我一样,是确确实实失眠了。

  很多人生的片段,我们是保持静水深流的状态,却往往以喧闹的形式给予变形地呈现。人生最深切的那一部分,我们或许是紧裹着不示众的。人生渺渺,有时在大雾中穿行,谁看得清谁表情后面的哀伤,身体里的伤疤。

  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,把我们很多人的生活彻底打乱了,也以一种裸露的状态在网络里放大,感动,痛苦,怀疑,揪心,深情,哀婉,呼唤,渴望,等待……网络真是一个世界上最广袤的盛放地。

  这场疫情,生活在这个国度的人,谁能置身不顾呢?望一眼墙上的中国地图,大地山川交错,从来没有如此真切地感觉到可亲可触,真感觉是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命运与共的人了。

  大年三十晚,我就去单位开紧急会议,接到了防控疫情的战令。鼠年的第一缕曙光里,我赶往所在辖区的村子排查外出返乡人员并让他们在家隔离。

  我是在乡村长大的人,生命的脐带与山野里老树的根须缠绕相连。一直喜欢山野里清冽甘甜的空气,深呼吸上一口,肺叶就如风中叶片扩张一次。但这场处处觉得可疑的病毒,山里空气隔着口罩呼吸,依然觉得不安的阴影在眼前晃动。是不是觉得紧张过度了,同事朋友间相互安慰鼓舞一番,让紧张的空气顿觉松弛起来。有时候听到一句暖心的话,真想扑上去拥抱一下对方,却最终忍住了,都实实在在的中年男人了,哪种惊雷声没听过啊。

  对所联系村庄的隔离人员建立微信群,大家在每天的嘘寒问暖中忽然有了亲人的感觉。医务人员定期上门测量体温,再报一声平安,这样的每日功课就如小学生认认真真完成的作业,得字迹认真按时交卷,没有谁敢对自己的健康与生命马虎怠慢。

  在一个隔着口罩呼吸的生活里,世界安静下来。安静下来的世界,似乎可以让我们软软地放下身心,重新打量自己,回顾我们平时里滚滚转动的人生。

  一个人和他的世界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?在这个世上,从来没有一座孤岛上的人。一个人内心里筑起的城堡,静谧深处,也来自于对辽阔世界吐纳后的呼吸。

  每天几乎是蹑手蹑脚回家的,把鞋子放在门外,工作场地在外面,接触了大量的人员,没有担心是不可能的,我不敢保证就没踩着一个病毒携带者随口吐的痰了。打开水龙头哗啦啦冲洗双手,这是楼上年轻妈妈对幼儿园放学回家要吃零食孩子的交代,而今这个规定动作被楼下一个中年男人完成了。我望一眼在灯下等待的妻子,越来越像一个老亲人了,深藏的爱意里,常常还是在心里顽固地把她投放在娇嫩的年龄里缠绵。

  一个每天在外排查劝导的同事决定在办公室睡觉,他不回家的理由是自己有点咳嗽,担心回去一旦有个万一把家人给“染”上了那病毒。第二天晚上,同事的妻子把车开到办公室楼下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你下来,跟我回家。妻子在车上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你是我和孩子的靠山啊。”夫妻俩在车上拥抱了,同事眼眶里忍不住的泪水打湿了口罩。妻子带同事去医院检查,幸好只是普通感冒而已。

  我的朋友宋哥,二十多年前他梦想做一个诗人,后来经商,聚会时常常自嘲当年发高烧一样写诗的日子。宋哥闷在家里十多天了,除了出门疾疾买菜便“闭关”在家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,我正靠在窗前看一列灯火摇曳的火车穿过江上大桥,宋哥给我打来一个电话,他说老李啊,我想写诗了。宋哥称我“老李”时,我的心还是怔了怔,但自己很快心平气和地接受了,不奇怪,我就是“老李”的岁数了。那天宋哥说,等疫情解除后,他在周胖子的火锅店把自己这些日子写的长诗当场朗诵给我听。宋哥还顺便向我问了《诗刊》的投稿邮箱,他说想把自己的这首诗在国家级的刊物上发表,作为这辈子还是想做一个“诗人”的总结。

  宋哥啊宋哥,我知道你平时喝了酒就喜欢跟我吹大牛,说什么请我到南极看企鹅到北极看北极熊,我现在真的真的渴望这一天早点到来了。我这人平时喜欢清净世界,但我现在对车水马龙生活的呼唤,比你还急切,哪怕是灰尘滚滚的生活里有细菌浮游,但那热烈的生活,我一定全身心地拥抱,那样会让我们生长强大的免疫力,把滚滚红尘里的病菌躯赶,把阴郁的日子驱赶,阳光与美好,瀑布一般流淌在我们平常的生活里。

附件:

分享到

[打印关闭]

相关新闻

意见选登

我来说两句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

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

  • 匿名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验证码:
可以买lol比赛的app